• 澳洲兩大傳媒巨頭合并引熱議:傳統紙媒到底還有沒有未來

    來源: | 發布時間:2018-08-02 | 瀏覽次數:1596

    《澳華財經在線》7月26日曾報道, 澳大利亞兩大傳媒公司九號娛樂公司(Nine Entertainment,ASX: NEC)和費爾法克斯傳媒(Fairfax Media,ASX:FXJ)將合并,組成一家新的價值42億澳元的廣播和出版公司。合并后的公司名為Nine,這也就意味著擁有177年歷史的Fairfax品牌將消失。

      這一消息不僅讓傳統媒體尤其是傳統紙媒從業者感受到了颼颼涼意,也在傳媒圈引起了極大的關注。而各方的熱議似乎殊言同歸,都指向了同一個疑問:傳統媒體尤其是報紙還能撐多久?未來真的會消失嗎?

      新媒體沖擊下舊日風光不再,全球報紙同此涼熱

      其實,紙媒的衰落早有征兆,目前只不過是“癥候”集中爆發期而已。

      早在2010年10月,美國三大主流報紙之一的《紐約時報》董事長蘇茲伯格在一次探討報業未來的會議中說,他們最終將在未來的某個時間停止《紐約時報》的紙質印刷,但是日期待定。頗有意思的是,這家在10年前就有預感的美國大報,至今還在出版紙質版。

      事實上, 時間只是個小問題,重要的是,它向人們的閱讀習慣發出了一個信號,比如,擁有140余年歷史的美國《西雅圖郵報》在2009年3月17日發行最后一期報紙后,宣布終止印刷版報紙的發行,而轉為完全的網絡版。同樣,在美國知識分子中享有頗高聲譽的《基督教科學箴言報》也在2010年停止了印刷版報紙的發行,取而代之以及時更新的網絡版報紙和印刷版的周刊。

      2012年12月31日,美國老牌雜志《新聞周刊》上攤最后一期,雜志總編輯蒂娜·布朗在一篇名為“《新聞周刊》翻過一頁”的文章中寫道:“我們正在轉型,不是結束。”布朗發表聲明稱:“這不是一本傳統意義的雜志,或者一個墨守成規的地方。本著這樣的精神,我們進行了最重大的改革,擁抱數字媒介,所有我們的競爭者終有一天,將以同樣的熱情擁抱網絡。我們走在了前面。”

      中國市場化報紙正面臨寒冬,關停前赴后繼

      2009年3月30日,出身名門的市場報(人民日報主管主辦)在封面刊登題為《風雨兼程三十載 市場報今日向讀者道別》的文章。至此,隸屬于《人民日報》、擁有30年歷史、曾輝煌一時的《市場報》正式?,改為《中國能源報》,2009年6月2日創刊。

      《市場報》的轉身并不是一個偶然事件,在那前后?倪有《中國足球報》、《中華新聞報》等。

      央視前著名主持人張泉靈有一句名言:“時代拋棄你的時候,連一句再見都不會跟你說”。

      的確,以《市場報》的?癁闃酥,曾經風靡一時、靠迎合市場生存的都市報逐漸進入了衰退期,進而關停潮次第掀開。從2009到2017的8年間,中國大陸已有40家都市類市場化的報紙關停。其中尤以曾在報紙市場縱橫捭闔、紅極一時的《京華時報》、《東方早報》的?,讓人唏噓!毒┤A時報》的關停還被列為2016年的中國報業十大標志性事件。

      2016年12月31日,《京華時報》最后一次出現在報刊亭里,即將走完15年征程。封面的休刊詞“新征程,再出發”格外引人注目。至此,立足北京,創刊15年,曾占領北京早報70%以上的份額,創刊時提出“百年京華”口號的《京華時報》終成“煙云”。

      《京華時報》在休刊詞中寫道:“明天,《京華時報》將不再用白紙黑字為您記錄昨天。但《京華時報》的白屏黑字,將繼續與您為伴!毒┤A時報》將成為北京市第一家停止紙質版印刷的都市報。”

      《京華時報》和《新京報》作為集納社會資金創辦的綜合性日報,曾被看做是以全新的機制引領中國報業改革并獲得成功的典范。時任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副院長的喻國明曾評價兩份報紙的出現是"攪活了北京報業略顯平靜的局面"。

      2016年12月31日,《京華時報》最后一次出現在報刊亭里

      的確,無論從媒介視野,還是辦報傳統,亦或是關注度,《京華時報》都稱得上行業翹楚,就連死也死得那么悲壯,依然是京華“第一家”。

      《京華時報》?,由于員工對轉崗“安置”措施不滿,曾引發了不小的爭議,謝幕并不完美。

      相較于《京華時報》的轟然坍塌,曾經是上海市場化報紙雙雄的《東方早報》的?瘎t是“有備而停”。

      《東方早報》所屬的上海報業集團,是對與新媒體對傳統紙媒的沖擊感知較早并作出應對的傳統報業集團。2013年,上海報業集團組建后就發布了新聞APP“澎湃新聞”,主動擁抱新技術和新渠道,謀求新出路。

      2014年7月正式上線的澎湃新聞,由《東方早報》團隊打造。據澎湃時稱,澎湃新聞在原創力、傳播力、影響力等媒體核心指標方面都已經完全覆蓋和超越了《東方早報》,《東方早報》具備了告別紙質版,實現向互聯網新媒體徹底轉型的條件。于是,上海報業集團決定,從2017年1月1日起《東方早報》休刊!稏|方早報》原有的新聞報道、輿論引導功能,包括采編人員等,將全部轉移到澎湃新聞網,實現了紙媒向移動互聯網平臺的無縫對接。這也使得《東方早報》的?,成為大陸無數不多的、為媒體圈帶來改革希望而非絕望情緒的?咐。被業內人士視為傳統媒體應對媒體融合大勢、尋求轉型的明智之舉。

      普華永道發布的《2017全球傳媒產業發展報告》顯示,截至到2017年,全球約有50億報紙讀者,其中有近三十億人閱讀印刷版報紙。過去的五年中,全球報紙的訂閱數及收入雙降。有55%的報紙企業認為在線平臺的發展嚴重擠壓了傳統報紙出版行業的利潤。在接下來的五年中,更多的互聯網接入將會給報紙帶來更大的壓力。讀者和廣告將從印刷媒體轉向數字媒體平臺,進一步限制報業的成長。

      由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發布的“傳媒藍皮書”——《2018年中國傳媒產業發展報告》則指出,2017年,中國紙質媒體市場繼續呈現下滑趨勢。報紙更是傳統媒體中廣告下滑最多的媒體,行業經營環境愈發艱難。報業改革發展四十年,曾經歷過二十年左右的輝煌時期,但面對新技術、新商業模式,報紙似乎難以走出“傳統”的束縛。雖然報業紛紛探索自己的融媒轉型之路,但眾多因素使得轉型動力不足,最后成效不高。大部分報紙由于缺乏技術和資本的支撐,在技術日新月異的時代,經營者變得越來越被動。

      CTR 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報紙廣告下降32.5%。報紙廣告市場的下降幅度較前兩年“斷崖式下降”有所緩和,降幅較上年低6.1個百分點,報業廣告似乎已接近“觸底”。一些有實力的報業集團轉向文化產業投資,報業廣告收入在報業總收入中的比重逐步減少。

      破解經營壓力:打造多元化產業勢在必行

      在前述的40家關停的報紙中,除了《東方早報》屬于戰略轉移式的主動關停,《市場報》更名換場,其余的基本都是迫于經濟壓力。

      如果還只是僅僅依靠報紙廣告做支撐,市場化報紙死是必然的,只是早晚的問題。于是,經營轉型,打造多元化產業成了傳統報紙生存的不二法門。目前大陸活得好的報業集團,沒有一家是靠報紙廣告支撐下來的。

      《報業轉型新戰略》一書詳細論述了兩個平臺的理念,輿論平臺是根本,贏利平臺是主業。以贏利平臺來支撐輿論平臺,輿論平臺反過來又可助力贏利平臺。

      微信公號《報業轉型》以河南日報報業集團為例詳解報業的多元化經營之道。目前,河南日報報業集團擁有全資及控股二級法人經營單位29家,涵蓋新媒體、金融投資、戶外廣告、房地產、酒店、教育、文化物流、商業印刷等多個產業領域,新的經濟增長點不斷形成,多元產業支柱作用逐步顯現,報業與多元產業相互融合、相互促進,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綜合實力明顯增強,發展質量持續提升。

      2017年,河南日報報業集團經營收入同比增長18%,利潤同比增長49%,均實現了較大幅度增長;多元產業收入占總收入的比重上升到69%,已經成為河南日報報業集團新的經濟增長極,為河南日報報業集團媒體融合和轉型發展提供了強大物質保障。

      內容為王:對原創、深閱讀需求為紙媒提供生存空間

      《紐約時報》宣布將適時停止紙質版后,在學界和業界引起一個廣受爭議的話題。有著多年出版經驗的《出版人》雜志執行主編馮威說,從閱讀內容的角度來看,會把以前混在一起的內容逐漸分層化,也就是分成淺閱讀和深閱讀。

      淺閱讀就是純信息的,還有純消遣為主的,不需要思考,也沒有留存的價值。這部分要逐漸轉成通過手持閱讀器來電子閱讀.但是對于深層閱讀而言,還是要以文字印刷為主,它需要做批注需要深度思考,而目前電子書的技術還達不到這種親和力,這也是紙制書生存的一個空間。

      碎片化在手持端,深閱讀還得看紙質。在一個個倒下的報紙的背影里,我們不妨看看那些依然堅挺的前行者。

      越是人人都是記者的時代,就越有專業媒體生存的價值與空間。應對新媒體,傳統主流媒體的應對之策決不是比俗、比碎、比多、比垃圾,而應該是朝著“高端化”進發,成為與自媒體不同的高端媒介。

      這是立志要成為“不同”高端媒介的《揚子晚報》秉持的觀點。

      “在這里遇見不同”,是《揚子晚報》打造的新聞APP“紫牛新聞”的宣言。專注于研究媒體融合的微信公號《報業轉型》認為,這種高端化理念符合報業轉型強調自身優勢的要求,某種程度上代表著報業轉型的未來發展方向。

      自2017年6月28日誕生以來,“紫牛新聞”不斷探索內容的高端化之路,致力于打造原創深度新聞,用真實權威的好內容,引領傳統媒體向新媒體的急速轉型,成為全媒體時代當之無愧的先鋒產品。信息碎片化的時代,全民媒體化傾向,把傳統紙媒的生存空間進一步擠壓,而“紫牛新聞”的誕生展現出來的“內容高端化理想”,區別于碎片的、草根的、沒有權威性的信息,代表著報業轉型未來的方向。

      事實上,打造移動端新聞APP來彌補報紙本身被稀釋掉的影響力,一直是包括《揚子晚報》在內的大型報業集團融媒體改革的重中之重。目前在中國的融媒體版圖上,基本已經形成了東有澎湃(東方早報)、西有封面(四川日報)、南有并讀(南方都市報)、北有無界(財訊集團)的新聞客戶端格局。

      紙質閱讀作為一種沉淀的文化傳統,會衰弱但不會消亡

      分析到此,我們不妨再回到文章開頭提到的澳洲兩大傳媒公司九號娛樂公司(Nine)和費爾法克斯傳媒(Fairfax)合并這個“引子”上來。

      崔少元和Michael Stutchbury先生

      本周二,就Fairfax與Nine的合并以及傳統報紙的興衰,澳洲知名投資人崔少元借AFR 創新峰會 ,在悉尼溫特沃斯索菲特酒店和Fairfax旗下《澳大利亞財經評論》的總編輯Michael Stutchbury先生進行了交流。隨后他把這次交流的感受寫成了一篇題為《傳統紙質媒體會退出歷史舞臺嗎?》的短文,這里,分享給大家,也作為本文結尾——

        在后工業時代,由于復制技術特別是電子印刷、電子攝像技術的出現,人類社會進入到了一個淺層閱讀的時代,圖像、視頻和電子版凸顯出便捷和直觀的優點,傳統的報業變得越來越蕭條。

      說到Fairfax與Nine的“聯姻”,以及Fairfax今后將失去它177年的品牌,Michael倒是顯得頗為平靜,他說兩家媒體的這次結緣將會是強強聯合,定會給讀者和觀眾帶來全新的感受。

      最近幾年,每個周五下午3:10分左右我的郵箱里都會收到《澳大利亞財經評論》Michael先生的“總編寄語”,總結本周的財經大事件,對未來的市場做一預測。Fairfax與Nine合并后,總編寄語還會寫下去嗎?我還會依舊能收到它嗎?想到這,我不免有些傷感。

      對于Fairfax——《澳大利亞財經評論》和紙質媒體的未來,我們也許還是要樂觀一些,只要人類存在,只要人類還在思考,傳統的報業雖然會受到新媒體的沖擊,會衰弱,但它們一定不會從這個地球上消失,因為紙質閱讀畢竟是一種沉淀的文化傳統。

      最后請允許我引用澳大利亞莫納什大學常務副校長Margaret Gardner教授在本次創新峰會上的一段演講作為這篇短文的結語吧——

      我們不是一個孤獨的舞者,我們是在一起共舞。手牽手,我們可以跳得更好!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上一篇:從火爆到冷落的3D打印發展態勢
     下一篇:漢密爾頓公司投資空白標簽制造技術
    肥婆bbwbbwbbwbbw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