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版界試用新的方式來自我拯救

    來源: | 發布時間:2012-04-03 | 瀏覽次數:2683

    針對本報記者昨天在深入調查中得知,將電影“貼片廣告”模式引入出版界的舉動,是圖書業在“微利局面”下的一種自我拯救。但一些讀者對此則表示不滿,他們認為,自己沒有義務為廣告買單。與此同時,圖書“貼片廣告”在操作上也將遇到種種瓶頸。
     

        操作之難

      暢銷書看不上 滯銷書拉不到

      據本報記者觀察,圖書“貼片廣告”呼聲一起,很多出版社都躍躍欲試。眼下最可行、最沒有風險的就是刊登公益廣告。根據中國出版協會最近給出的標準,出版社每刊發一冊圖書的封底公益廣告將能從有關部門獲得6分至1角2分的資金支持。上海文藝出版社一位編輯告訴本報記者,兩個月后他手上正在操


      圖書之變

      刊登“貼片廣告” 拯救微利行業

      資深出版人李孝國昨天對本報表示,呼吁圖書登廣告,應該與出版已成微利行業有關。按照李孝國的測算,現在出版社給書店的供貨折扣一般都在6折左右,這里面再除去作者的版稅(現在很多作者的版稅率都超過10%)、紙張印刷成本、編校成本、物流和營銷成本,出版社最后所剩的利潤連一本書定價的20%都不到。因為出書賺不到錢,一些出版社已經舉步維艱。“鼓勵圖書‘貼片廣告’,其實也是出版社的一種自我拯救。”

      在李孝國看來,圖書在封底或者扉頁上刊登廣告完全可行,“這其實和報紙廣告是一樣的,廣告商完全可以根據一本書的印刷數和讀者群來投放廣告。出版社拿到了廣告費,再與作者分成,雙方都增加了收益,應該算得上雙贏的好事情。”

     作的一部小說就要上市,首印5000冊,如能登公益廣告,按每冊1角錢的標準,那就可以有500元的收入,“多少可以補貼一些編校成本。”

      相比之下,出版社更看重的其實是商業廣告。正如李孝國之前所言,廣告商投放廣告一般會根據圖書的印量和讀者群。業內據此認為,像郭敬明(微博)《小時代》這一類暢銷小說應該最受廣告商青睞,畢竟郭敬明小說發行量一般都在百萬冊以上,而其初中小女生的讀者定位,也比較適合刊登女生服飾廣告。但記者昨天聯系到郭敬明公司,公司一位成員表示,郭敬明小說都有統一的裝幀,他們不可能為了一點廣告費就犧牲整本書的藝術風格。

      與之產生鮮明反差的是一些滯銷書。這些書其實最渴望獲得廣告收益,以彌補虧損。但上海廣告分析人士劉靜對本報表示,據她所知,現在一些書印5000冊,最后還會有2000冊賣不掉,存入倉庫,化為紙漿,“登廣告就講究廣告到達率,這些書是不太可能獲得廣告的。”

      一方面暢銷書不屑于登廣告,另一方面滯銷書卻難以拉到廣告。這恐怕成為圖書“貼片廣告”操作之難題。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上一篇:愛色麗攜手臺灣昆山科技大學開設色彩管理課程
     下一篇:浙江金華試行印刷復制企業“網格式”管理
    肥婆bbwbbwbbwbbw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