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型印刷工廠將突出重圍

    來源: | 發布時間:2012-02-23 | 瀏覽次數:2980

    近日,網上一則短消息引起筆者注意:“廣州某一類(書刊)印刷企業,政府定點采購印刷單位,超千萬元的投入,現有意轉讓(包括證照、設備、客戶資源等無形資產),可采取合作或者承包的形式。”出于好奇,筆者撥通了對方的電話,得知這是一家民營企業,現在不想干這行了,要把印刷業務資源連帶機器設備都轉讓出去。
      
      前不久,筆者從一家原部委所屬的印刷廠廠長那里獲知,該企業的上級單位——出版社的領導今年給他們企業的指導方針是維持,然后逐漸淡出印刷市場。這是一家上世紀50年代成立的老國企,曾經風光一時。這位廠長還說,現在書刊印刷利潤太低,像他們這種情況的老國有書刊印企都是勉強維持,生存艱難。
      
      綜觀行業情勢,弱小的書刊印刷企業不僅在資金、人才、管理上處于弱勢,在設備上也如是。上述那家原部委所屬的印刷企業,現在只有一臺海德堡在運轉,是上世紀90年代引進來的,當年能夠引進海德堡設備的企業不多,他們是其中一家。然而,時光荏苒,一臺海德堡用了這么多年,如今再也沒有財力去更換老舊設備了。
      
      對于弱小的書刊印刷企業而言,生產能力有限、管理理念落后、活源匱乏、人才斷檔、設備老化等都是制約企業發展的瓶頸問題。除此之外,還有稅費問題。增值稅要按17%繳納,企業所得稅是25%,城建稅、教育費附加、車船稅等加起來每年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企業員工的工資也在漲,一個機長的工資在6000元~1萬元,普工工資也要2000元~3000元,再加上企業要給員工上養老、醫療、失業、工傷、生育等社會保險費,統統算下來,對于一家小印刷企業而言,一年到手的凈利潤很少。增產不增利、利如紙薄的現象,在印刷行業尤其是書刊印刷企業,問題越來越突顯。
      
      湖北長江出版傳媒集團董事長王建輝在其微博中寫道:出版業的利潤來源有兩個重頭,一是稅收優惠甚至免稅,一些地方由于實行得早更占天時之優;二是教材,雖然十幾年來國家什么都在漲,經濟在漲物價更在漲,而教材卻在一再限價,但教材還是出版業可憐利潤中的重要部分。傳統出版業如果沒有這兩條,真的是要變成夕陽產業了。找到新的發展之路,顯得十分迫切。
      
      傳統出版業尚且如此,出版印刷產業鏈的下端——印刷企業尤其是書刊印刷企業,日子就更加難熬。企業要生存、要維持,但凡有一天弱小的書刊印企扛不動這些艱辛的話,就只能“撤”了。去年北京市就注銷了723家印刷企業;蛟S,轉行、轉讓、出售、被兼并、被合并、或淡出仍然是今年弱小書刊印企的前景,而這也是行業轉型升級、健康發展的需要。有數據為證,在北京地區,以中小印企為主、以價格競爭為主要手段的行業結構正在發生變化,占全部企業數量20%的優勢企業的主營業務收入,占了全部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的80%,在高檔書籍、彩色期刊等領域逐步實現著向有限幾家大型企業集中。
      
      當書刊印刷市場經過一輪淘洗、優勝劣汰之后,行業會發展得更加健康,而這也符合政府扶優限劣政策導向。最近,國家陸續出臺了各種鼓勵、扶持小微印刷企業的政策和措施。相信,在行業轉型升級的陣痛中,弱小書刊印企要想存活,只有在特色和專業上下工夫,新產品、新技術、新思路將是突圍獲勝的法寶。同時,也要相信,有大型印刷企業的存在理由,必然也有小微印企唱主角的舞臺。這是一個事物的兩面性,這才符合科學發展觀。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上一篇:3月羊城將揭幕全國最大的印刷標簽展
     下一篇:東風股份掛牌上交所
    肥婆bbwbbwbbwbbwhd